返回

帖子详情

置顶 惹尘埃

摄影师秋瞳

2017-04-01 11:19:28 [原创]

+关注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转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


  本组拙作起名《惹尘埃》,引自六祖惠能法师回应其师兄神秀的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神秀法师原作:“身似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可见山外青山楼外楼,我们该时刻铭记,每个人来到世间,平凡到不过是随风飘零的一粒尘埃罢了。江湖路远,同行是缘,总有别离的一刻,今时相互惜缘,他日各自安好。

  摄影/后期/配文:@秋瞳

  麻豆:涵涵

  妆面:冬梅

  摄助:谷雨 亮剑

  服装:左一

  道具:光风霁月

  组织:旅途 唱响 江波

  团队:镜界文化传媒公司

  背景:

  婧姝是一个从小被我收养的盲女,她的眼底除了阳光所有五花八门的事情都能看到,并且这些事情必然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发生,所以她是一个盲歌者。听婧姝说,像她这种人在未来世界会被人们称之为预言家。除此之外,婧姝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若问大美女如何个不折不扣?鬓挽乌云、眉钩新月、肌凝瑞雪、脸衬朝霞算不算?袖中玉笋尖尖、裙下金莲窄窄算不算?雅淡梳妆偏有韵、不施脂粉自多姿算不算?

  香花畦,油菜地,池塘和水,蜻蜓和鱼,婧姝和我……某段时期我以为小隐于山林之中是我人生的全部,可眼下我却站在雍平王府的啸虎堂中,而婧姝将作为我与公子骞之间即要发生的一场较量的唯一赌注,这一刻不由使我想起婧姝曾如是提醒过我:“还有驭血刃!”

  那么,一开始应该从公子骞的铜镜说起呢还是从我的驭血刃说起?这是一个问题。

  关于公子骞的铜镜,想必我用一句话便可概述的清楚明了。这也正是我和婧姝轻易被人从隐秘的山林所发现的玄机所在。那面镜子可以映照出世间最美丽的女子,这在许多奇幻作品中都有详尽的功能演示,所以关于铜镜的细则此处不再赘述,它的存在只是为了给婧姝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找出一个更为可信的理论基础罢了,仅此而已。至于公子骞的好色之心,这需要根据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来下定谳,至少需要我搜集出更多的罪状予以证明,因为在婧姝的预言故事中没有被公子骞欺负和蹂躏的细节发生。眼下还是让我们把话题转接回来,还是来谈谈我的驭血刃吧!

  在收养婧姝之前我是一名杰出的刺客。因为我有一把诡异的飞刀,关于它的来历本人从未和任何人谈起过,但它确是一把杀人于瞬息之间的利器,杀伤力和婧姝的美丽一样不折不扣。然而之后的十六年中,隐居的我几乎快要把它遗忘。

  “还有驭血刃!”

  预言家的提醒曾试图引导我进入一种沉思,遗憾的是一直以来均被我的无动于衷和漠不关己所抹煞,但在我与公子骞开始的婧姝之争中,它居然成功的掳取了一个二十五年前的少年的记忆。

  驭血刃传说:

  驭血刃是一种食肉植物生长出来的叶子,但你不能因此说它是一种植物。因为在他的身体里流淌着另一种食草动物的血液。并且这种食草动物不是走兽,而是飞禽。由于一个千载难逢的抑或说是一个千差万错的机缘巧合,将食草飞禽和食肉植物联系到了一起,浪漫主义者大可把它们的这种结合理解成是一种荒诞不经的爱情传奇,而驭血刃的诞生正是基于这种荒诞不经的爱情之上的结晶。

  关于这段爱情故事,我也只是略知一二,下面叙述出来,至于对不对那就看你信不信了。总之在这个世上,我们只要知道有驭血刃的存在,并且要明白他不只是一把而已,了解这些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我前面提到的那个食肉植物名叫蠹蠚,它生长在浅水杂滩上,枝干上可以散发出一种糜香,专门引诱一些弱小的鸟类靠近,而那些被引诱来的小鸟们会一直栖息在它的枝头上,闻啊闻,嗅啊嗅,直到死去。这种杀戮没有痛苦,在不知不觉中夺走小鸟儿们的生命,和催眠一样。然后剩下的便是蠹蠚的工作了,它会从冠顶生发出若干条长长的气须,它们密密麻麻的将猎物笼罩,裹噬,汲取小鸟身体里的血液和养料。等到气须缩回,那鸟儿便成了一具被汲干的骷髅。

  我前面提到的那个食草飞禽名叫,这种水鸟和蠹蠚一样,现在早就绝迹了。如果你想寻找到它,最好的办法就是去翻阅古书吧!当然,它一般不会被蠹蠚的糜香所吸引,甚至还非常喜欢啄食从蠹蠚冠顶生发出来的细嫩的气须。因此你也可以说其实就是蠹蠚的天敌。于是,当它发现哪里有蠹蠚的存在,便会毫不犹豫的栖息在蠹蠚的枝干上,屏息诈死,等待蠹蠚伸展出气须时,再突然复活过来一根根的去啄食它们。那些丢了气须的蠹蠚就好像被砍去嘴巴的动物一样,只好在饥饿中渐渐的干枯死去。

  然而有一天,一只笨拙的在蠹蠚的枝干上居然被乱七八糟伸展而出的气须所纠缠,它挣动着,很快便可怜兮兮的悬在半空中,再也难以施展翅膀,最后活活被蠹蠚吞噬成一堆轻飘飘的躯壳,壳体上还粘连着几片凌乱的羽毛。然而体内那些能够消化蠹蠚气须的泌化物质,那些毒素在蠹蠚的体内却产生了奇异的反应,当又一只小鸟被它迷晕捕获时,可怜的蠹蠚再也伸展不出气须来了,从它的冠顶生发而出的居然是三片奇怪的叶子,叶片边缘像匕首一样锋利,并且叶柄神似刀柄。等到这株蠹蠚因为饥饿而干枯死亡后,三片枝叶随风脱落,从它们的叶柄上竟分别探出一对状若蝉翼的翅膀来,自由翔驰,而它们最佳的食物是鲜血。更离奇的是,这种诡异的生物对第一个供奉鲜血的主人知道知恩图报,便是要誓死完成主人交给它们的任何刺杀任务,所以这种叶片的名字叫做驭血刃。

  这个世上也许有着成千上万把驭血刃,而我暂且知晓的就只有三把,并且前两把已相残而殒。从医学角度来剖析它们的仇杀,也许其中一把遗传了蠹蠚的性情,而另一把遗传的是的基因,当它们承载着母体太多的夙怨诞生在这个世上后,兄弟俩首要做的事情就是复仇,纵然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于是这才留下了最后一把驭血刃,它最终被一个砍柴的少年所发现,当少年满怀好奇的去采摘那孤零零的状若利器的叶片时,却被它溜出掌心气势汹汹的从指缝间掠过,当即划破他的脸皮。少年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更意想不到的是饮血后的叶片,从此后居然对他唯命是从了。那个砍柴的少年便是我,当我拥有了驭血刃,虽然我不懂武功和法术,却拥有着瞬间致人于死地的力量。这种力量将原本只会砍柴的少年直接升级为可以杀人的刺客。

  公子骞说:

  “和本公子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你死翘翘倒是小事,我堂堂公子骞的恶名声传出去岂不是忒对不起天下人了?所以你我之间的较量还是比吃吧。”

  “何谓英雄?拼比离开刀剑还能称得上是英雄吗?所以本公子要和你比吞剑食刀。也就是说,本公子若是把身配的长剑一口吞下去,你敢把怀揣的飞刀吃了吗?”

  “如果你输了,婧姝美人归我所有。当然,如果你赢了,本公子由着你和美人双栖双飞,另送你一枚千金难买的鱼丸,那可是王府的药膳鱼丸哦。至于如何使用,想必你比本公子格外清楚!”

  鱼丸典故:

  据稗史记载,秦始皇酷爱吃鱼,在他一统全国做了皇帝后,每餐必要有鱼,但又不能见刺,如有鱼刺则赐御厨死罪,所以有好几个御膳房的厨师为此丧命;而烧鱼肉汤,又怕有诅咒秦始皇粉身碎骨之嫌。某天,一位厨师制作御膳,见到鱼时又怯又恨,不禁用刀脊狠砸鱼身发起泄来。一下两下砸下去,砸着砸着被他惊奇地发现,鱼刺鱼骨竟自行暴露出来,鱼肉成了鱼茸。正在此时,宫中传膳了,厨师急中生智,忙拣出鱼刺顺手将鱼茸捏成丸子,不加思索便投入烧沸的豹胎汤中逐个氽熟。不一会儿,一个个柔软晶莹,色泽洁白,尝之鲜嫩的鱼丸浮于汤面上,并呈到了秦始皇面前。始皇一尝,极为称赞,当下下令给予厨师奖赏。之后,这种做法从宫廷渐渐传到民间,称为“氽鱼丸”,也就是现下的鱼丸。

  雍平王府药膳鱼丸不胫而走的民间制作工艺:

  先说烹饪该鱼丸的所有用水。即,清明时节若是下雨,马上去砍伐瞳竹,剖开竹节,取其间水露,此水为点睛水。听起来古怪,正如膳食房的厨师所释,立春当天的雨水,最适合不会孕育的妇女饮用,常饮宜于受孕,取万物于春天孕育的意义而言。还有立冬后十日至小雪之前,此时的雨水叫液雨水,百虫饮后便进入伏蛰期,因此液雨水最宜用来做杀虫药饵,所以也叫做药雨。不同时节的水自有不同的用法,用法不同药效各异,鱼丸也不例外。

  再说选鱼。上好的鱼,是吃的时候色白如玉,肉凝而不散,此为活鱼肉。若是色白如粉,松而不粘,就是死鱼肉了。所以鱼丸制作,选出上好的鱼肉是关键。

  接着说火候。煎炒时要用旺火,不然炒出来的鱼丸会疲软。煨煮要用温火,火力太猛,鱼丸就会干瘪,之后放汤的鱼丸,就要先旺后温,不能心急猛用旺火,不然的话,鱼丸就是外焦而内不熟。

  然后说制作工艺。上好的鱼肉用冷水泡一日,捏丸成型,滚水煮两口,撤汤五次。一寸之干,发开有二寸,氽如鲜娃一般,才入鸡汤、秋油、酒煨之。此番处理后,加脂油三两,起油锅煎周身黄,先武火,后文火,至八分熟收至一碗,起锅用葱、椒、姜末修之,复加冬脑新芥菜作汤,以杀其腥。此时若再用纤粉、山药干煨,亦妙。或加作料,直置盘中蒸之,不用水。仅此而已,但民间好食者习之,俱不能及。

  最后说出锅。雍平王府药膳鱼丸出锅后虽不及普通鱼丸上桌时的晶莹明泽,但却色彩诱人,香脆可口。更重要的是,这种鱼丸不仅仅是为了填肚囊、饱口福,更重要的是,此鱼丸若是盲人食之一枚,双目即可重见光明。

  婧姝的愿望:

  婧姝曾经对我说:“我想知道你长着什么样子?”

  婧姝边说边把一把纤嫩的手指伸向我,触及我的脸庞,轻轻的抚摩。

  ——在我的脸颊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

  我感觉到婧姝的手指在刀疤间滑过,抖动不已,那是她的心在颤慄!在这个世上,终于有人会为我而心痛!那一刻,我恨不得用生命来交换婧姝那双暗眸的复明。公子骞料定我会由着他把这场较量变成一种被动的交易,看来他是吃定我了。

  吞剑:

  即一口吞下一柄剑。这是一种吞剑术。

  江湖鲜为人知,据婧姝所言这种秘术乃雍平王府的气功师傅独创,公子骞既然要和我比吞剑,想必已经把这门技艺练成自家功夫了吧。公子骞当仁不让,在我接受挑战的那一霎,当啷一声一把重剑已出鞘在握,剑长五尺,除去剑柄长度,剑身实长亦有三尺三寸。白绢拂过,噔时灼灼其华。

  婧姝大惊:“是银狐三三?”

  银狐三三是一柄千年古剑。据说触发即断,削金如泥。实乃罕见的好剑一柄!

  当公子骞张开大嘴昂首而立时,居然神似啸虎堂的迎客画卷。那是一只山巅猛虎,正冲着万里江山咆啸发威。眨眼间,剑尖被他置入口中,剑体越放越深,显然已越过喉咙和食管进入贲门和腹腔了,此时剑身完全吞没,公子骞稍停片刻,这才握着剑柄把剑从口中提出来,双边刃上没有血丝,公子骞微笑自若,显然没有受到内伤。之后他竟将一半长剑放入喉中,松开手柄任其自行落下。剑尖不长眼,疾速滑落时不会碰伤内脏吗?真真艺高人胆大,连我也不由得频频咂舌。

  长剑被从口中全部抽出,公子骞看也不看便将银狐三三丢给一边的奴丁:“扔了罢!”之后瞧我和婧姝满脸的诧异,这才解释道:“当它穿过食道、贲门、胃小弯大弯,直达我的胃底部时,银狐的煞气就已经被我消化了。所以眼下三三已是一柄名不符实的废剑喽。”

  “何谓煞气?”

  “就是剑的锋芒,还有它自身惯有的冰凉。你真老土!”公子骞补充道:“少废话,该你进餐了!”

  “鱼丸呢?我要先拿到雍平王府的药膳鱼丸,因为你输定了。”

  “何以见得?”

  “吞下去的剑再从口中抽出来,算不算是食之不进、进之不化、化之不泻呢?所以才会选择口入口出。用膳用到这步田地,充其量只能算的上是一种呕吐!而我吃下去的刀,绝对不会发生呕吐状况,即便再怎么不合胃口,我还是会采取排泻的方式。这叫食之于口,泻之于肛!上入下出才是正道!”

  “受不了你,唧唧歪歪婆婆妈妈的像个女人,给你鱼丸!”一枚金黄色的丹丸扑面而来……

  食刀:

  即一口吃掉一把刀。这不是任何一种食刀术,是硬对硬,即便西戎储存室的能撬出月饼的干面条之于钢刀之硬,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而我今天要吃掉的这把刀,即是我的杀人于瞬息之间的驭血刃。吃掉它,从此以后我便再也干不成这份很有前途的刺客职业了。按某种时髦说法是:我将要面临下岗了。

  “赶快吃啊,发什么愣?再耽搁下去鱼丸就要过期变质了。到时候药效不灵可别冤枉了本公子!”公子骞催促道。

  “驭血刃——”我呼喊一声,那乖孩子便从我的袖袂里自行飞出。一对薄如蝉翼的翅膀自叶柄间招展,在半空中作翩翩状。

  “来吧,划破我的手指!”在风中,我摊开一对宽大的斑驳的手掌。驭血刃似乎对主人发出的这个奇怪指令感到纳闷,但它的忠心耿耿还是让它在没有作出更多思考之前已破风而来。像一道晴空霹雳,一闪即逝。一粒腥稠的血浆旋自冒出,在无名指的指肚上凝结。

  “因为隐居的缘故,很久没有喂你了。趁新鲜快饮用吧!”

  驭血刃顿时大喜,像只饥饿的嗜血虫一样栖在我的掌心,狂吮不止。整柄利刃顿时红光荧惑,焰火繁郁。“若是不够,再从其它手指开刀,最后一餐一定要填饱肚子!”我说。

  婧姝似乎被吓懵了,不声不响的呆立在一边。驭血刃渐渐慵懒起来,恹恹伏在我的掌心之中。它决没有想到,主人给它的最后一个指令是进餐,并且还要它吃饱喝足!

  “婧姝——”我再次呼喊,身边的女子诧异中绽启樱唇,甩手出去,鱼丸已入了婧姝之口:“不是想知道我长着什么样子么?”

  我伸出拇指和食指,轻轻将白里透红的驭血刃捏在指缝间。像捏起一块薄冰朝口中送去!刚才是你吃我,现在该我吃你了。面对乖巧顺从的驭血刃,我闭上眼睛默默念叨。

  “嘿嘿。果然爽快,算你赢了本公子!快谈谈,那把刀吃起来口感如何?”

  驭血刃口感:

  郁馥酥浓,入口即化,既有的肉香又有蠹蠚的脆甜。

  按同乐巷的油炸人参豆腐坊之广告来形容:大人小孩都可以食用,此乃上等胶原蛋白,色泽浓郁,香味四溢,犹如元宵节刚刚出炉的蛋散那样咸香酥脆,软得松化,触齿即溶,丝丝甘甜。不但白如玉,嫩如脂,口感好和吸收充分。而且保持了鲜参的活性和结构的完整,又而且豆腐所含的多种营养成份在食用前决不会受到半点破坏;特别是刚刚出锅时呈膨化状态,质地酥脆,通过牙齿咀嚼,口内产生大量唾液,使各种有效营养成份迅速渗出,有利于充分的消化和吸收。所以请当天即食,直接服用。随时随地补充营养。

  记得豆腐坊曾向上帝们发表的郑重承诺:绿色天然,口感清香。无任何化学防腐剂和添加剂。纯天然参,纯土生黄豆,纯芝麻油。全部选用真材实料。含有多种人参皂苷,多糖,维生素,氨基酸,微量元素等营养成份。本品属未来新世纪纯天然绿色保健食品。长期服用可增强免疫力和记忆力,补血养颜,滋阴壮阳,消除疲劳,延缓衰老。 适用人群:免疫力低下者,神经衰弱,失眠健忘者,肿瘤患者,糖尿病患者,心脑血管患者,长期吸烟和饮酒过量者,长期从事脑力劳动等亚健康人群。本食品物美价廉,童叟无欺,并分为经济装和高档礼品装……

  人兽变:

  “我看见了,我的眼睛终于可以看见了。”婧姝惊喜若狂。

  驭血刃在胃中开始翻滚,腹腔犹如簇生出一团烈火。那火焰渐渐充满力量,最后变成一对强有力的大手,并且随意撕扯我的身体,以至于每一寸肌肤都在发生龟坼。在婧姝终于看到我的模样那一瞬间,只一眼而已,一条形如狼、面若兽的怪物撕破皮囊,从我腐烂的躯壳中蹿出。它继承了我的思想,或者说,我变成了它。

  眼下的我因为吃了驭血刃的缘故,俨然已蜕变成一条凶恶的怪兽!但我心中无悔,因为婧姝看见我了,在我为人时的最后一刻,令我非常荣幸的帮助她实现了梦寐以求的愿望。

  婧姝说:

  “你也有今天啊。”从婧姝的嘴角发出咝咝的冷笑来。一个小王爷和一头兽的面面相觑,双双愕然于美女冷若冰霜的嘲讽中。

  “还有驭血刃!”婧姝自言自语:“为什么还有驭血刃?一直以来那是唯一令我忌惮的利器啊,若不是因为驭血刃的存在,我早就杀你报仇了!”

  “一个盲歌者的悲哀呵……我看到宗政家族的覆灭,我的父母和我的兄弟姐妹,一夜之间,相国府上上下下不论妇孺老少主仆尊卑共计一百三十九人全遭杀身之祸。而出现在我眼前的刺客,那个始作俑者,正是你,和你的驭血刃!虽然你收养了我,带我隐居山野,抚育我长大成人。但是,但是我所失去的这一切,你能补偿吗?你赎罪的了吗?万死不抵其罪,这下倒好,人变兽了,果真好报应!”

  “我想知道你长着什么样子?你以为我真的在乎你的长相?恨不得一口一口撕吃了你啊,我是要记下仇人的模样,而在我看见你之前,你给我的印象只有一道刀疤。仅仅一道刀疤而已。这一点,足以让我化成灰也能认得出你来!可惜你没有化成灰,你变成一头兽了!嘻嘻。”

  “这一切要感谢你,公子骞!是你成全了我的愿望。说吧,你需要什么?教我宗政婧姝嫁给你么?好吧,我答应你,奴家以身相许,奴家会用一生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公子骞说:

  “可是你的眼睛因为鱼丸的作用已经复明了?难道你不知道么,复明的盲歌者和失去驭血刃的刺客一样吗?都是无用之人!”公子骞阴阳怪气的回答婧姝。

  “所以你还奢望嫁给本公子?嫁给堂堂雍平王府的小王爷?你难得不觉得自己是在痴人说梦么?”

  “你以为本公子从深山老林里千辛万苦的把你和他找出来就是为了获得你的貌美身子吗?你错了,本公子若是想要姿色,全天下的漂亮女人便都是我的。但是你知道吗?我找出他来就是为了让他亲手毁掉驭血刃,因为这把刀迟早要坏了我的千秋大事。而我找出你来,是要你以盲歌者的异能来为我的一统天下一路导航啊!可是,可是你已经吃下王府的药膳鱼丸!你的眼睛复明了,因此你再也看不见本公子所想要看见的明日之事。那么,让你来说说看,本公子要你还有何用?”

  “对了,恕我非常遗憾的告诉你:小美人,你只能死去,因为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这是你唯一的选择,不过在你临死之前,本公子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听清楚了,省得做了一只糊涂女鬼去。那就是:灭了宗政老贼的人不是他,是本公子噢。因为这个老相国实在太麻烦,整天在小皇帝那里给我添乱。不过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因为我的魔镜告诉我,老家伙三岁的女儿是个盲歌者。如何才能得到你呢?于是本公子就想到了一个连窝端的好办法,便马上派了三百名刺客连夜前往相国府,二对一还不斩杀个干干净净啊!而我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最得意的刺客,那就是他,驭血刃的主人。可惜,他辜负了本公子。非但没有把你带回雍平王府,反倒把你送进山野老林藏匿起来。你说本公子这口气能不能咽的下去!哼!……来人啊,把这小美人拉出去剥皮,给我赶制一鼎今夜起兵的战鼓来,指不定能把龙榻上做孩儿梦的小皇帝吓出个屁滚尿流呢……是不是?哈哈哈!”

  食客天下:

  有人因为一个仇人的存在而耿耿于怀,成年累月惦记着如何才能吃掉他。与此同时,另有人的胃口已在盘算着怎样才能吞下整座万里江山!这是不是所谓的蚕食鲸吞?

  但是,有人错了,另有人也错了。有人错把恩人当仇人,另有人呢?

  公子骞的错,错在他把一只恶兽当病猫了。哈哈哈这一声滥笑,所以只好成为他留给这世上最后的声音。放荡,但很无趣。随后便销声匿迹,甚至连个回音都碰撞不出来。

  当公子骞的手下尚未靠近婧姝,我已以驭血刃的速度扑了上去,用恶兽特有的利齿一口咬断公子骞的喉咙。接着是他的手下,最后是整个雍平王府,像十六年前的那个暗夜一样,雍平王府上上下下不论妇孺老少主仆尊卑共计六百七十二人全遭杀身之祸,甚至还吮干他们的血液,我知道,这是驭血刃的特性,在我的身体里得到了永久的延伸!

  我伏在宗政婧姝的脚边,用尾巴示意她爬到我的背上来,像十六年前那样把她从一个腥风血雨的噩梦中带走。当我带她潜入曾经隐居的山林前,不料碰到了一个砍柴少年,那少年惊奇的叫道:“哇呀呀,是野兽和美女嘢!”那一刻,我突然想起更为遥远的二十五年前,在枯死的蠹蠚前,我第一眼看到驭血刃时的惊讶,当时我是这样叫喊的:“哇呀呀,是一把从植物里生长出来的刀嘢!”之后便伸出一对小手掌去抓它,再后来我的脸皮就被它划开了,划成一道婧姝抚摩过的刀疤来。但是眼下这个少年显然要比当年的我更为幸运,因为我并不打算伤害他,而是在他还没有愣过神来,就已经载着婧姝蹿进了茂密葳蕤的丛林中。而婧姝,我的美人,我听到她在风声鹤唳中咬着我的耳根说:“在我还是一个盲歌者时,抚摩着在你脸上的那条刀疤,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恨你!但现在……”后面的话不知是被风刮跑了,还是她娇羞不愿说,但无需她多说,我已能感受到从她温软的躯体传来的情意。

  原来食入一把感恩的刀,可以了却一份铭心的恨。变成一只凶恶的兽,可以迎来一颗真爱的心!我默默的想。

  后记:

  宗政婧姝因为吃了一枚鱼丸双目而得以复明,所以吃鱼丸的种种好处被后人传颂的沸沸扬扬。而宗政婧姝亦被列入四大厨神之一。但遗憾的是,在未来的历史中,被广泛留传下来的不知为何只剩下其它三人,即:一个是商汤的妻子陪嫁的奴隶:伊尹;一个是尧封之为彭地的诸侯:彭祖;最后一个是春秋时齐桓公的幸臣:易牙。

  而我这只兽也因贪食好饮,并且什么都敢吃,被誉为食兽。但是后人的传说太离谱,因为他们极为信奉龙的存在,所以愣是把龙强说成是我的父王,在龙生九子中我被排行老五,并且把我的名字也起的非常复杂,叫起来更是拗口之极,叫什么什么什么来着,饕餮!

 

  3:22 2006-08-24伏案|作者:秋瞳

  《食兽记》全文刊于《飞·奇幻世界》杂志2006年第十期奇趣宫专栏

  坊图人像创作室

  中国·匠子社联合创始人秋瞳作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不可说文化摄影

文化的传承和表现形式有很多种,有艺术品呈现、有民间传说的神秘、有扣扣相传的沧桑、也有言传身教的躬行......而今进入了读图时代,文化的传承和表现怎能少得了摄影呢?中国文化璀璨数千年,其无与伦比的包容性护佑华夏成为了唯一传承至今的文明古国;摄影作为当下最广泛、最热门的大众艺术正以其蓬勃的生命力迅猛发展,前景无可限量。敝驿站致力于将我国的传统文化与摄影艺术完美结合,寻觅刹那间灵感火花,创造出既有内涵、又有外在的文化表现新思路。

  • 打赏记录
  • 摄影师不可说
  • 打赏10002017-04-03 07:49
  • 徽州三哥
  • 打赏502017-04-01 15:24
  • 春雨丶
  • 打赏502017-04-01 15:15
  • 查看全部4条打赏记录

  • 评论
  • 摄影师阿乐

    2017-07-07 08:14

    好赞

    博觉者

    2017-04-11 20:44

    不知不觉进去了武侠世界,美图美文。

    摄影师秋瞳回复博觉者谢谢,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有一座江湖,那里快意情愁,问剑逐风,一起创造。

    摄影师不可说

    2017-04-03 07:49

    秋瞳老师的图是美的,文是走心的,二者合二为一便是完美的图文享受!

    摄影师秋瞳回复摄影师不可说向不可说老师学习,攀登人像高峰,寻觅心的归所。

    查看全部5条评论

  • 更多帖子
  • 知筑锔艺

    #掉茬锔&调茶锔#

    • 知筑锔匠

    顾绍骅编辑 中国画知识普及版 第二篇秦汉绘画、魏晋南北朝绘画

    人民网支持《顾绍骅编辑中国画知识普及版第二篇秦汉绘画、...

    • 顾绍骅

    大陆演员边玉洁全力以赴传播美丽中国

    边玉洁,青年表演艺术家,豫剧旦角演员,豫剧马派传人。全...

    • 杨德进99999

    百姓身边事,领袖爱民情

    央视网今天09:37“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

    • 華服茶藝師

    明代潮州窑白釉观音立像

    明代潮州窑白釉观音立像---瓷器,高78.5,底径23...

    • 新天地的小窝

    偉大的友誼,是一起同行

    中国传统文化今天偉大的友誼,是一起同行。两千多年前伯牙...

    • 華服茶藝師

    随心

    清音涤尘垢,万缘皆可休,澄然明月心,太虚任遨游

    • 鸿词静女

    苏轼:当圣人太累,做行人正好!

    儒风大家今天来源|国学精粹曾有人这样评价苏轼的一生:入...

    • 華服茶藝師

    吴笠谷一行考察洮砚喇嘛崖并召开洮砚文化发展座谈会

    第四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和第九届敦煌行·丝...

    • 卓璞堂洮砚艺术

    平远县博物馆

    平远县博物馆---位于广东省梅州市平远县大拓镇双企岌,...

    • 新天地的小窝